會員招募1000_80 (3)

輿情分析|中國社會工作發展歷程與現狀

2017-10-09 10:39   公益時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在中國,社會工作作為一個專業領域,已經走過了29年的歷程。從改革開放初期的恢復重建,到社工實務和職業化探索,又經歷了制度推進、體制建設的提速發展,在全面推進、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時代大背景下,中國的社會工作正沿着“專業化、職業化、行業化”的發展方向全面邁開步伐。

在中國,社會工作作為一個專業領域,已經走過了29年的歷程。從改革開放初期的恢復重建,到社工實務和職業化探索,又經歷了制度推進、體制建設的提速發展,在全面推進、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時代大背景下,中國的社會工作正沿着“專業化、職業化、行業化”的發展方向全面邁開步伐。

1988年,國家教育委員會正式批准在北京大學社會學系設立社會工作與管理專業,標誌着我國社會工作正式恢復重建。此後,社工專業教育在各個高等院校迅速發展,形成了大專、本科、碩士研究生梯次結構體系。

目前,我國有80餘所高職院校開展社會工作專科教育、330餘所高校開展社會工作本科教育、105所高校和研究機構開展社會工作專業碩士(MSW)教育,每年培養社會工作專業畢業生3萬多名。

在培養社工專業人才的同時,社會工作專業組織也建立起來。1991年,中國社會工作者協會成立,並加入國際社會工作者聯合會。隨後,中國社會工作教育協會也在1994年成立。

2006年,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培養規劃正式納入國家頂層設計。當年10月,中央在《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首次提出要“建設一支宏大的社會工作人才隊伍”。隨後,2010年4月,《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正式印發,《綱要》明確了要加快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必須重視和培養六類重點人才,社會工作人才位列其中。2011年9月,中央18個部委聯合印發《關於加強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建設的意見》,2012年3月,中央19個部委和羣團組織聯合發佈《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規劃(2011-2020)》,對社會工作專業人才的教育、培訓、評價、使用、激勵等提出了具體要求。

高層大力推動、社會強烈需求的背景下,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快速形成,並迅速投入實踐當中。

1997年,上海浦東新區社會發展局開始招聘社會工作專業的畢業生,建立專業社會服務機構。2000年,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加快實現社會福利社會化的意見》,各類福利機構開始聘用專業社會工作者,引入社會工作專業制度。2008年,明確要求民政事業單位專業技術崗位原則上以社工崗位為主。2009年,民政部出台文件鼓勵各地在政策、場地、資金等方面提供寬鬆的環境,這一舉措吸納了全國近2000家民辦社工服務機構迅速發展。

自2006年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做出建設宏大社會工作人才隊伍的決策部署以來,社會工作專業人才隊伍迅速壯大,規模總量達到76萬人,其中持證社工近30萬人;相關事業單位、羣團組織、社區和社會組織社會工作專業崗位超過27萬個;在城鄉社區和相關事業單位設置社會工作服務站(科室、中心)13697個;民辦社會工作服務機構達到5880家。

社工職業規範也正在逐步建立。

2004年,《社會工作者國家職業標準》出台。2006年,《社會工作者職業水平評價暫行規定》和《助理社會工作師、社會工作師職業水平考試實施辦法》頒發,社會工作者開始有了獨立的職業水平等級和資質證書。2008年至2013年6年國家社工考試,全國有近百萬人次報名參考,已產生十幾萬名助理社會工作師和社會工作師。與此同時,《社會工作者職業道德指引》也於2012年底正式向社會發布,這被視為社會工作者的行為準則。

自2008年首次舉辦全國社會工作者職業水平考試以來,全國共有288768人取得證書,包括助理社會工作師219242人、社會工作師69526人。其中廣東近6萬人,江蘇近4萬人,浙江、北京超過2萬人。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社會工作實務已在各個領域開展。

綜合運用專業知識、技能和方法,幫助有需要的個人、家庭、羣體、組織和社區,整合社會資源,協調社會關係,預防和解決社會問題,恢復和發展社會功能,促進社會和諧,社會工作的價值正日益顯現。2012年,中央六部門聯合發佈了《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社會工作專業人才專項計劃實施方案》。

社工實務的快速發展更離不開資金的支持。

2012年,民政部、財政部聯合出台《關於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的指導意見》,首次對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進行頂層制度設計。同年,中央政府首次通過建立公共財政資助機制加強對社會工作服務組織的培育和扶持,中央財政安排2億元專項資金,用於支持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資助項目,共帶動社會資金3.2億元,185萬羣眾直接受益。2013年,民政部、財政部下發《關於加快推進社區社會工作服務的意見》,將社區社會工作服務納入政府購買服務範圍,逐步加大財政投入力度,同時鼓勵社會資金支持購買社區社會工作服務。

2016年各地社會工作投入資金量達42.68億元,比2015年增長66.23%,其中,上海、廣東社會工作投入突破10億元,北京、天津、江蘇、浙江、山東、重慶、四川社會工作投入超過1億元。

社會工作進入“專業化、職業化、行業化”的時代,社會工作的地位提升到法律層面。

2013年11月13日,全國社會工作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在京成立,社會工作標準管理、標準研製、標準審查、標準實施與評估有了專門的機構,制度化、規範化、科學化的社會工作時代來臨。

法律建設方面,2014年2月頒佈的《社會救助暫行辦法》已經明確: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要發揮社會工作機構和社會工作者的作用,為社會救助對象提供社會融入、能力提升和心理疏導等專業服務。民政部指出,社會工作服務機構和社會工作者在參與社會救助服務中能夠發揮促進社會融入、幫助救助對象提升能力、心理疏導、資源連接、宣傳倡導等五個方面的功能作用。此外,《社會工作師法》也將被提上立法日程。

在人才隊伍培養方面,國家開發大學社會工作學院等專業院校、培訓機構的建立,本土化督導團隊的培養與運用,從實踐基礎上正逐步形成本土社會工作理論知識體系。

隨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進一步發展,越來越多的人脱離固有的單位體制,成為社區人,社會治理日益融入社區。社區成為了社會工作的主陣地,社區社會救助、青少年服務、老年人服務、外來人員服務、婚姻家庭服務等一系列工作都需要專業社工的介入;而社會組織的公益項目最終也必須落地社區,同樣需要社工的介入。社會工作在社區治理中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當2020年我國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時,制度配套、功能齊全、層次多樣、服務優良、覆蓋城鄉的比較健全的社會工作體系將基本建成。


  • 微博推薦